Atem

你是年少的欢喜。

雷安记梗

满脑子梗可是我写不出来(。)

雷狮说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安迷修说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一个为了荣誉,一个为了忠义。
然后打起来,或者打到床上去(你怎么天天想打到床上去!)

就这样的雷安哎!!!!
太太们看我一眼哎!!!!
(哭出了声)

雷安记梗

想看↓

盛怒之下依然保持皇族教养满面冰霜的雷狮

怒气冲天全数放弃骑士精神咆哮着的安迷修


想看这样的雷安啊各位太太们!!!!!
真的不考虑下吗!!!!!
无论是打架还是在床上打架!想看!

突然发现!念金的名字的时候,口型是笑着的!
玛德金果然是天使!
(粉丝滤镜 on!)

关于嘉德罗斯的魅力。
排名第一足以证明他的强大,他很强,也就意味着他可以选择“拯救”这个选项。
所以嘉德罗斯的其中一个魅力就是,无论你陷入怎样一个危险的状况,只要他愿意,你就是安全的。除了他没有人可以伤害你。

所以当他下定决心要去保护一个人,要带一个人脱离险境的时候,没人能抵挡得住这份感情的吧。
让人喜欢上他实在是太容易了(。)

感觉佩利和包子很能聊起来哎。。

包子:哎?你是什么星座的呀?
佩利:啊?我是(跟着)雷王星(的老大混)的!
包子:雷王星!没听过哎!新星座吗!
佩利:那是!我们可厉害了!
……

就这样聊起来了(不)

小时候的恶趣味

具体啥时候不记得了,是第一次搬家之前的事。

球场的对面是老干部活动中心。

老爷爷们都是看报纸的,所以那里有整整三座大书柜,上面好多小抽屉,像药铺里的那种,带锁。里面是各种各样的报纸。

然后和小伙伴们一起开始偷报纸。

这件事我现在想想都不可思议……我咋那么淘气呢……

其实也算不上偷吧……就是把报纸都拿出来然后换个抽屉放回去……啧,反正不是啥好事……

然后还美滋滋地给行动起名字。

叫狸猫换太子。

那个时候好像刚看完少年包青天……?

后来玩游戏,玩的第一款大型游戏【大概】叫《包青天之七侠五义》。

当时最喜欢用的角色……是白玉堂和展昭。

破案过程很简单,用刑威逼都很好用……但是打架都是一直输。

总是被发现,然后白玉堂就会在大雨之中倒在开封府的门口。

BAD END。

一次次努力……终于过了。

第二个案子好像是一个和尚……采花贼啥的。记不清了。

那个时候的劲头啊,真是啧啧啧【咦?】

现在我一直很想知道,那些老爷爷发现报纸不对了是什么表情。

这么一想就很后悔……感觉自己做了错事……

“但是那个时候的确是没有恶意的”

这么说的话谁会信呢?

人们总是看到你做了不好的事,确不会理解那个自己最偏执的理由。

这也对

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就要承担什么样的后果。

小时候的愿望

这事连老爹恐怕都不知道。。。
在我很小的时候。大概是一二年级的样子。我就特别恐惧死亡。
对。你会说一个小屁孩知道个几啊。
但是那个时候我对于死亡的理解的确是实质而现实的。
我那个时候认为的死亡是永久地闭上双眼。不再看这个世界。不再能体会到喜怒哀乐。
我甚至设想过在自己死后自己的亲人会有什么反应。
设想的结果是时间是冲淡一切的良药。大家都会忘记我。就像不曾存在过一样。在我的墓碑上长满了青苔和杂草。渐渐地覆盖了我的名字。
然后果然吓得自己哭出来了。(那个时候我居然还这么爱哭....)
对于死亡地恐惧让我每天晚上都会做噩梦。现在想想那时候地噩梦都能写一本恐怖故事了。
其实对于自己的死亡恐惧感完全不及失去亲人的恐惧感。
那个时候我特别怕失去自己的父母。因为那个时候我就意识到了我的父母比我同龄人的父母年纪要大。
然后我就明白,我能陪着父母的时间少了很多。
我甚至不孝顺地偷偷算过我能陪父母到多少岁。当然结果总是那么令人失望。
所以在接下来地每一次去庙宇之类的地方的时候我都会许同一个愿望
请让我的父母永远的平安活着吧
那个时候我认为没有什么比死亡更恐怖。家人地离去或者自己的离去都让我害怕,恐慌。
因为死亡意味着永久地失去。
直到某天我突然意识到。比起死亡。我许的那个愿望才是更恐怖的吧。
虽然只是实现不了的幻想。但是的确让我对死亡有了新的认识。


到现在我一直在想,死亡和永生,究竟哪一个更恐怖呢?